希腊债务:希腊债务危机,希腊为什么欠下那么多债,为什么还不上

1、希腊债务:希腊债务危机,希腊为什么欠下那么多债,为什么还不上

一切要从2001年谈起。当时希腊刚刚进入欧元区。根据欧洲共同体部分国家于1992年签署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欧洲经济货币同盟成员国必须符合两个关键标准,即预算赤字

不能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3%、负债率低于国内生产总值的60%。然而刚刚入盟的希腊就看到自己距这两项标准相差甚远。这对希腊和欧元区联盟都不是一件好事。特别是在欧元刚一问世便开始贬值的时候。这时希腊便求助于美国投资银行“高盛”。高盛为希腊设计出一套“货币掉期交易”方式,为希腊政府掩饰了一笔高达10亿欧元的公共债务,从而使希腊在账面上符合了欧元区成员国的标准。

这一被称为“金融创新”的具体做法是,希腊发行一笔100亿美元(或日元和瑞士法郎)的十至十五年期国债,分批上市。这笔国债由高盛投资银行负责将希腊提供的美元兑换成欧元。到这笔债务到期时,将仍然由高盛将其换回美元。如果兑换时按市场汇率计算的话,就没有文章可做了。事实上,高盛的“创意”在于人为拟定了一个汇率,使高盛得以向希腊贷出一大笔现金,而不会在希腊的公共负债率中表现出来。假如1欧元以市场汇率计算等于1.35美元的话,希腊发行100亿美元可获74亿欧元。然而高盛则用了一个更为优惠的汇率,使希腊获得84亿欧元。也就是说,高盛实际上借贷给希腊10亿欧元。但这笔钱却不会出现在希腊当时的公共负债率的统计数据里,因为它要十至十五年以后才归还。这样,希腊有了这笔现金收入,使国家预算赤字从账面上看仅为gdp的1.5%。而事实上2004年欧盟统计局重新计算后发现,希腊赤字实际上高达3.7%,超出了标准。最近透露出来的消息表明,当时希腊真正的预算赤字占到其gdp的5.2%。远远超过规定的3%以下。

除了这笔借贷,高盛还为希腊设计了多种敛财却不会使负债率上升的方法。如将国家彩票业和航空税等未来的收入作为抵押,来换取现金。这种抵押换现方式在统计中不是负债,却变成了出售,即银行债权证券化。高盛的这些服务和借贷当然都不是白白提供的。高盛共拿到了高达3亿欧元的佣金。高盛深知希腊通过这种手段进入欧元区,其经济必然会有远虑,最终出现支付能力不足。高盛为防止自己的投资打水漂,便向德国一家银行购买了20年期的10亿欧元cds“信用违约互换”保险,以便在债务出现支付问题时由承保方补足亏空。

希腊的这一做法并非欧盟国家中的独创。据透露,有一批国家借助这一方法,使得国家公共负债率得以维持在《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的占gdp3%以下的水平。这些国家不仅有意大利、西班牙,而且还包括德国。在高盛的这种“创造性会计手法”主要欧洲顾客名单中,意大利占据了一个重要位置。

希腊债务危机的根本原因是,该国经济竞争力相对不强,经济发展水平在欧元区国家中相对较低,经济主要靠旅游业支撑。金融危机爆发后,世界各国出游人数大幅减少,对希腊造成很大冲击。此外,希腊出口少进口多,在欧元区内长期存在贸易逆差,导致资金外流,从而举债度日。

根据欧盟的规定,欧洲各国在加入欧元区时必须达到“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不超过3%、公共债务在gdp中的比例不高于60%”的要求。而希腊现在的财政赤字率是12.7%,公共债务率则高达113%。事实上,早在2001年希腊加入欧元区时,就请美国高盛公司利用当时欧盟财务规定上的漏洞,对本国尚未达标的财务状况进行了巧妙掩饰,虽然获得了一时之利,顺利加入了欧元区,却为日后的财政危机埋下隐患。

直接原因

2009年12月16日晚间,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宣布,将希腊的长期主权信贷评级下调一档,从“a-”降为“bbb+”。标普同时警告说,如果希腊政府无法在短期内改善财政状况,有可能进一步降低希腊的主权信用评级。这已是希腊一周内第二次遭受信贷评级下调的打击。本月8日,另一家评级机构——惠誉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刚刚将希腊主权信用评级由“a-”降至 “bbb+”,并引发了希腊股市大跌和国际市场避险情绪大幅升温。另一评级机构穆迪也已将希腊列入观察名单,并有可能调降其信贷评级。

2、希腊债务:为什么希腊或许永远不会偿还债务

北京时间2月23日晚间消息,据cnbc报道,分析师在接受该媒体采访时指出,欧洲的官员们应该接受希腊或许永远不会偿还所欠债务(3660亿美元)的现实。

kingsley jones创始人兼首席信息官kingsley jones今日表示,希腊今生无法偿还债务,“我们必须现实点。眼下,希腊债务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例高达175%。”

“看看日本。该国政府债务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例迅速触及300%的高位。某一天天,债务城池轻易就爆炸了。日本永远没办法偿还这些债务。希腊也会如此,”他说。

根据当前援助计划,欧洲债权人要求希腊在2022年之前将债务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例减少至110%下方。20日,在希腊新任总理齐普拉斯的态度发生180度大转变后,欧元区财长们同意延长援助计划4个月。此前,齐普拉斯及其所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曾坚持要求债权人给予希腊债务减免,这也是齐普拉斯在竞选期间向选民许下的承诺。然而,在严峻的经济现实面前,齐普拉斯不得不妥协。

根据议程,希腊将于今日向欧元集团及国际债权人提交一份基于原有援助计划的改革措施方案,这个方案的内容应包括具体改革措施,且改革措施要经过国际债权人的审核,审定后再决定是否发放对希腊的新援助资金。

jones补充说,“当前的援助条款,要求希腊努力实现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保持4%的基本预算盈余……没有哪个经济不健康的国家能做到这一点。因此,我们认为,当前的援助条款非常不现实。”

债务减免,没门

专家指出,虽然齐普拉斯不再要求获得债务减免,但是欧洲债权人必须意识到如果想把希腊留在欧元区就不得不这样做。

eastspring investments全球资产分配投资主管nicholas ferres指出,“欧元集团应该接受的是,希腊丧失了偿还能力,需要实打实的债务削减。早在2010年,他们就应该这么做。但是,他们选择给希腊延长信贷支持。如今,希腊经济产出较比巅峰水平低出30%,状况和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大萧条’时差不多。毫无疑问,对于希腊来说,紧缩是不可持续的。”

ig市场策略师evan lucas表示,欧元区其他成员国很可能会继续反对给予希腊债务减免,因为他们想要看到希腊财政回到正轨。他补充说,除了债务减免,欧洲官员将愿意考虑其他任何让步。

“希腊退出”风险,增长

虽然20日达成的暂时共识,被部分分析人士认为是长久解决方法的前奏。但是,“希腊退出”担忧风险仍在,而且很高。

lucas说,“如果你仔细研究20日的共识,就会发现希腊什么都没得到,德国得到了想要的一切。现在,我们越来越倾向于相信‘希腊退出’会发生。”

他预计,任何援助协议都将危及激进左翼联盟的政治使命,从而导致希腊再度提前举行大选的可能性上行。

巴克莱银行持同样的观点,认为当前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要比之前任何时候都高。在日前发布的报告中,该银行指出,“一方面,希腊政府或许开始感受到来自国内民众的压力,并因此不得不放松政策执行;另一方面,国际债权人可能不愿意容忍任何政策松懈。”

摩根士丹利预测,“希腊退出”发生在未来三至六个月内的可能性为25%。

3、希腊债务:希腊债务危机

最低0.27元开通文库会员,查看完整内容> 原发布者:龙源期刊网

【摘要】2009年12月希腊政府公布政府财政赤字,全球三大信用评级相继调低希腊主权信用评级从百而揭开希腊债务危机的序幕。希腊的经济危机已经持续七年,失业率超过25%,约三分之一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下,引发了欧元区的动荡,影响到欧洲的经济复苏。本文将深入剖析希腊债务危机爆发的原因、对欧盟及中国的启示。

【关键词】希腊;欧洲;债务;危机

一、前言

2009年10月初,希腊政府宣布,2009年政府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度总值的比例预计将分别达到12.7%和113%,远超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3%和60%的上限。面对希腊政府财政状况的恶化全球三大信用评级专机构相继调低希腊主权信用评级,希腊危机拉开序幕。希腊政府借贷成本大幅增加,至2012年2月,希腊仍在依靠德法等国的救援贷款度日。2015年6月,希腊局势骤然恶化,希腊与债权人彻底谈崩,宣布国内资本管制,股市休市,银行停业,银行发生挤兑。在7月举行的希腊公投中多数民众拒绝国际债券属方提出的财政援助条件,西方媒体直指此举让让欧洲陷入65年来最大的危机。本文将深入剖析希腊债务危机爆发的原因、对欧盟的影响及对中国的启示。

[5]

4、希腊债务:希腊债务危机爆发的原因是什么?这和高盛有什么关系?

拥有超过140年历史的高盛,称以“客户利益第一”为宗旨。2001年,希腊为加入欧元区而发愁,因为根据希腊当时的债务情况,希腊不符合欧元区成员的要求。根据欧洲1992年签署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欧洲经济货币同盟成员国必须符合两个关键标准——预算赤字不能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3%和负债率不得高于国内生产总值的60%。但是希腊当时不能满足这两个要求。这时高盛出现了,并为希腊量身定做了一套“货币掉期交易”方式,为其掩盖了一笔高达10亿欧元的公共债务,以符合欧元区成员国的标准。这套方式被称作高盛的“金融创新”。而其流程是高盛让希腊的政府债务先用美元等其他货币发行,再在将来某一特定时候交换回欧元债务,债务期到后,高盛再将其换回美元。而在交易的过程中,必然会牵涉到两种货币之间的汇率,如果按照市场汇率来比对的话,这里面就无法做手脚。因此,高盛给希腊设定一个优惠的汇率,使希腊获得更多欧元。高盛使用手段保住了客户的利益,而这一系列举措使希腊政府暂时向公众隐瞒了部分债务,高盛更从这笔交易中获得了3亿美元的佣金。然而纸包不住火,希腊债务在被隐藏十年后轰然作响,引线就是全球金融危机。随着全球金融危机导致融资愈加困难,融资成本愈发昂贵,希腊债务链无法延续,去年10月初,希腊政府突然宣布,2009年政府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预计将分别达到12 .7%和113%,远超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3%和60%的上限。 一时间,希腊债务链全线崩溃,不仅相关银行被波及,有类似弱点的国家主。权债务全受到影响,希腊债务危机震。动世界金融市场。

5、希腊债务:中国为希腊债务危机援助了多少?

希腊债务危机全世界埋单 中国援助15亿美元

为救助陷入债务危机困境的希腊,欧元区国家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携手提供为期三年总计1100亿欧元的救助,其中欧元区出资800亿欧元,imf提供300欧元。imf预计将在星期日将援助方案进行表决。

这次大规模救助行动,欧元区责无旁贷,出了大头;但实际其他国家也受牵连,而且是全世界埋单。按照汇率换算,imf的援助将达到约400亿美元。imf钱从哪里来?其实就是从全世界的口袋里掏。《华尔街日报》的文章就说,imf就好比是一个全球信贷实体,成员国交费,imf董事会负责放贷。

imf的钱,主要来自于成员国按份额的出资。在目前imf份额排序中,美国作为世界经济老大,份额为17.09%,日本为6.12%,德国为5.98,英国和法国均为4.94%,中国则为3.72%。如此换算下来,美国须为这次救助希腊出资约68亿美元,欧元区总体救助金额则肯定高于800亿欧元,远在万里之外的中国,也须付出约15亿美元。

但实际上,美国和中国等主要经济体出资额要远大于目前的换算数据。这是因为虽然所有成员国都有义务向imf注资,但考虑到许多发展中国家经济基础较差,其本身尚需要imf的救助,因此,这些国家的份额注资其实是不可用的。按照imf今年1月的声明,这一部分不可用的份额约在21%。

而在落实伦敦二十国集团峰会做出的向imf增资5000亿美元的决定中,主要经济体承担了大头,其中,美国、日本和欧盟都承诺了1000亿美元,中国虽然只拥有imf3.72%的份额,但实际也购买了约500亿美元的imf债券。

如果以此换算,在imf提供给希腊400亿美元援助中,至少有30亿美元来自中国。当然,因为这些钱已经归属imf调配使用,因此同中国立刻掏腰包援助还颇为不同。

但从希腊债务危机仍需imf介入并导致全世界埋单可以看出,在目前全球化的时代,在相互关联的资本市场,没有人能独善其身。经济实力雄厚的欧元区尚不能独自处理希腊的问题,更别提其他国家遇到类似问题。全球共同行动,避免希腊重蹈雷曼兄弟垮台而引起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显然符合世界各国利益。从这个意义上,希腊也属于“大得不能倒”。

同时,必须引起高度警惕的是,从国际金融危机,到目前的主权债务危机,其肇源地都是发达国家,这显现出这些国家金融和财政政策隐含的严重问题。要杜绝类似危机再次发生,一方面作为受援国的希腊必须亡羊补牢,严格财政纪律;另一方面,作为其他有类似问题的发达国家,比如,所谓的“笨猪四国”(即葡萄牙、意大利、希腊和西班牙,有时也将爱尔兰和英国包含在内),也包括美国,必须制定切实有效且负责任的财政政策。

对于imf救助希腊,美国共和党议员todd tiahrt批评指出,让美国纳税人拿自己的血汗钱来支持富裕国家的失败政策,这是不公平的,这是个“原则问题”。同样,让包括中国、印度、巴西等在内的许多发展中国家为富裕国家不负责任的财政政策埋单,这更不公平。如何规范发达国家的松弛的甚至不负责任的财政政策,理应成为即将召开的 g20峰会

6、猜你喜欢: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